后“IS时代”美俄博弈进入新阶段

俄罗斯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23日宣布,在完成所剩无几的军事任务后,将大幅缩减在叙利亚驻军。同一天,俄外交部把美军拒绝从叙撤军称为“占领军”行为。

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、尤其是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在叙得势之后,不断有美俄将“联手”反恐的报道出现,但每次都被现实打破。双方最近一次的“拗手劲”是在10多天前,当时盘踞在叙伊边境重镇阿布卡迈勒的“伊斯兰国”武装分子遭俄军打击后向美国控制区逃窜,俄军两次通知美军要求予以打击,两次均遭美方断然拒绝。

综观叙利亚战争由来及进程,可以预料,美俄在日后“政治解决”叙问题中的角逐将会升级。

世人现已清楚,从2011年春天爆发武力冲突开始、由此演变成一场大规模多方卷入的叙利亚战争,是由美国策动、北约参与、中东地区盟友具体实施、利用伊斯兰武装直接参战的一场政权更迭战争。美国策动这场战争有五方面原因:一,执迷于意识形态偏见;二,瓦解社会主义经济所有制;三,确保以色列绝对安全;四,打压中东地区战略对手;五,阻止阿拉伯国家发展政治自主能力。在这五个原因中,前两个属于历史使命,后三个关乎现实需求。然而战争并未照美国意愿发展,主要原因是俄罗斯强力介入。

俄罗斯直接参战,根本原因是叙利亚对其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价值。冷战结束后,美国一直以北约东扩形式对俄罗斯实施围堵,随着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,美国开始加紧从波罗的海、黑海方向对俄罗斯实施夹击。目前,由西至南,由南到东,在波罗的海、巴尔干、黑海、太平洋,美国已对俄罗斯形成包围态势。对于美国这一“围棋”战术,俄罗斯报以“跳棋”战术进入叙利亚。通过出兵叙利亚、尤其是利用该国塔尔图斯军港,俄罗斯可从地中海方向对北约实施反遏制。此外,需要的话,通过在叙部署地面部队,俄军还能对驻中东美军实施牵制。反之,如果叙利亚政权被美国代理人取代,非但这一战略反制支点荡然无存,伊斯兰极端势力将很快席卷中亚、威胁俄罗斯。

叙利亚战争能否最终政治解决,当然还取决于其他各方、尤其是叙利亚政府的立场,但美俄之间能否一致是成败关键。从目前形势判断,拉近美俄立场的可能性很小。

在双方都表示要政治解决的基础上,俄罗斯提出的路线图很清晰:在冲突降级的基础上召开全国协商大会,在协商的基础上着手修改宪法,在新宪法基础上举行大选、决定叙利亚新领导人———大选将由国际社会组团监督。美国在操作层面未提任何建议,只是不止一次地亮出其底线: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从叙利亚撤军,为的是防止“伊斯兰国”卷土重来。

这一理由当然不成立。且不论“伊斯兰国”确已被击溃,卷土重来并非易事;即便有风吹草动,美国如有心对极端势力再施打击,叙利亚边界又如何挡得住他们? 美国不请自来、既来久驻的真正目的早已大白于天下:政权更迭虽已成泡影,但要维持叙利亚分裂、借此削弱俄罗斯对叙局势的掌控力。要做到这点,美国还是游刃有余的。

(作者唐见端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)

责任编辑:王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