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宪政:《南河镇》里话百年史诗

摘要:近日,一部106万字的长篇小说《南河镇》再版,得到读者好评。它的作者钟宪政先生在卷首深情地写道:“谨以此书献给生我养我的三秦大地,献给我伟大的中华民族。”

近日,一部106万字的长篇小说《南河镇》再版,得到读者好评。它的作者钟宪政先生在卷首深情地写道:“谨以此书献给生我养我的三秦大地,献给我伟大的中华民族。”

熟悉钟宪政的人这样评价:“钟老师为人严谨沉稳,和蔼谦虚,要把物理教师跟作家、书法家联系在一起,似乎有些不可思议。但他不仅是一个优秀的物理教师,而且还是个优秀的作家、书法家。”近日,记者专程采访了钟宪政。

钟宪政出生于秦都区北槐村,从小受父辈影响,他对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情有独钟,30岁以前,钟宪政还是个农民,30岁时,在高考制度恢复后,他有幸考上大学,毕业后成为一名物理教师。

2006年,钟宪政退休前,他将自己多年创作的小说、散文、游记等作品,集结出版了30余万字的散文小说集《尘封的记忆》,2007年,他又着手创作长篇小说,经过6年的勤奋耕耘,长篇小说《南河镇》与读者正式见面。

“《南河镇》这个不起眼的名字,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,而是完成了40万字后,这才应运而生的。”钟宪政说,在6年创作过程中,他不断完善构思,对书中人物的造型,几次推倒重来,以求情节的丰富性,为了写这部书稿,他先后收集了大量的素材和几百万字的史料,随着书中主人公的大喜大悲,他会情不自禁地欢笑悲泣。提到创作中的苦与乐,钟宪政感慨万千:“我几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作品中,就连做梦都是一段又一段的文字、一个又一个的人物。”说起6年的创作过程,钟宪政说,经常半夜起来,挑灯创作。有时,他的创作欲望格外强烈、精神亢奋,吃了安定片都不起作用,他就将安定片换成了药效更强的阿普唑仑,才能静下心来创作。就是这样呕心沥血,黑白煎熬,才有了长篇小说《南河镇》的问世。

该书气势恢宏,采取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手法,全景式地展现了《南河镇》上的关中民俗,人文趣事,多角度,多层面描写一个深孚众望的文化名人陈德润,以及他的妻子、儿子等人物,将那些叱咤风云的军政要员,与那些名不见经传的芸芸众生,联系在一起,将一些曾经震惊中外的历史事件,与家长里短的生活细节融为一体,故事情节引人入胜,发人深省。

谈起小说中的人物,钟宪政说:“小说除背景人物外,还有形形色色不下60个艺术形象,他们大都出自于南河镇。将艺术形象跟背景人物联系在一起的是个文化名人,也是《南河镇》的主人公陈德润。除各自的生活圈子外,包括他的妻子、他的父亲、他的岳父、他的两个儿子、儿媳在内,是陈德润一家把这60多人,巧妙地带进了历史的大背景,从而让他们分别成了某些历史事件的参与者。

6年的创作,人们都说,钟宪政憔悴了不少,但小说出版后,人们又说他年轻了许多。

幼年丧母,钟宪政吃尽了苦头。为谋生他曾自学中医,自学木工、瓦工、裁缝以至于后来成了物理教师。钟宪政是个有心人,他处处关注着生活、留意着生活,有着丰富的生活积累。再加上电脑、网络带来的便捷,一个物理教师写出百余万言的长卷史诗巨著便在情理之中了。

采访结束时,钟宪政说:“现在想来,我所做的这一切都觉得很有意义,虽然写作的过程很艰辛,但是值得,因为在有生之年,完成了自己的一个心愿,我很欣慰,如果有可能,我还将一如既往地写下去,以书文来影响和激励后来人,让我们的民族文化精神代代传承下去!” (记者 赵鹏

责任编辑:李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