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学天地
三巴掌

作者:李敏

那是我还小的时候,有天放学回家,大门紧锁,我想回不了家的话,就去找小伙伴们玩吧。于是就到关系好的同学家去了,刚好他们家都在吃饭,我就顺道混了一顿。都说,别人家的饭是最香的,果不其然,平时在家挑三拣四的我吃的是狼吞虎咽。一顿饱餐后的我俩商量着去哪儿消化消化,就说,去沟里玩吧。踏着轻快的步伐,我俩跑跑耍耍。站在沟边,吹着阵阵凉风,风里夹杂着成熟的麦子味儿。“你看,那不是你屋里人么!”我放眼望去,只见爷爷弯着腰一手揽住一大撮麦子,一手用镰刀娴熟的割着麦子,奶奶跟在爷爷后面把一捆捆的麦子抱到架子车里。“走,我们帮忙去”伙伴说。“算了吧。咱们能干什么。再说,天都快黑了!” 对于劳动,我内心是极其排斥的。可是我根本阻拦不了她快捷的步伐,她早已双腿飞快的跑下山去了。迫不得已,我也追了上去。到了地里,她主动要求拉架子车,我就在后面当个推车的。没想到,她小小年纪竟是一把干活的好手。车把高的够不着,她就跳起来,双臂展开,轻轻一压,车把就牢牢的掌握在手里了。奶奶在一旁不停地夸她:“真勤快,要不是你,米米可得饿肚子喽”。在一旁的我觉得她真是心机叵测,跑这来就是为了炫耀自己比我有本事。于是,我就嘲讽她“本事大的很,就是学习一直拖后腿,不顶啥”。结果,她听了这句话,气的转身就走了。爷爷走过来,扔下手中的镰刀,“啪”一巴掌,落在了我的脸上。奶奶跑过来赶紧抱住我,骂爷爷说“你活干的上火了?”此时的我脸滚烫滚烫的。爷爷撂下一句话“给人道歉去”就转身继续割麦子去了。

是这一巴掌教会了我“不能吃谁家饭就打谁家锅!”

有一次,我和堂弟上街赶集。临走时,奶奶嘱咐我俩一定要把面捎回来。集散了,人也散了。我们两个望着凌乱的街道,伸出了长长的舌头,这可咋办,有车的人早早都回去了,只能自己背回去。集市离家要五里地,面怎么着也要二十斤。瘦小的我加八岁的堂弟只能轮换背了。走到半路时,堂弟说他实在背不动了。我说,我已经背了一段路了,该你了。堂弟不愿意,说,如果我不和他一起抬的话,他就不管了。看到他这种赖皮的样子,我甩头就走了。走了一段路,堂弟追上我说,不要啦,不要啦。我回头看到他把面丢在了路边。心想,这是你的错误,我回家就告你一状。回到家,我理直气壮的把事情过程讲了一遍。三爸二话没说,直接给了堂弟一巴掌。但是接着爸爸也给了我一巴掌。这一次,我感觉自己不仅没如愿以偿看到堂弟受罚,反而遭受牵连了。

是这一巴掌教会我“合作才会共赢”。

上了大学了,周围的同学都变的时尚起来了。特别是女同学,都好像整容了一样,越来越会打扮。趁着放寒假,我也想改变一下自己。“从头开始”吧,先去烫个头。我把这个想法和母亲说了,她说“你随意”。母亲的这个态度让我不知所措。我都这么大了,我的头发还不能自己做主吗?没有征得母亲的同意,我就去试探试探父亲的看法。我直截了当对父亲说:“我想烫个头”。父亲听了,气不打一出来,站起来指着我说:“你试试,你看电视上那些不正经的人才把自己倒置的像个卷毛。”我强词夺理道:“我和他们不一样,我只是稍微烫一下,又不染发”。父亲急了,嗖的站起来,一个大掌朝我袭来,我毫无准备躲闪,重重的落在我的脸上。

是这一巴掌教会了我“不随波逐流”。(作者单位:长武县巨家镇初级中学 )

责任编辑:王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