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学天地
致敬,胡杨

作者:贺小梅

一部《英雄》电影将人们视线聚焦到胡杨身上。当第一场秋霜后,大漠边关,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胡杨林便大面积由绿变黄,成为最美秋景聚集观赏地。一眼望去,蓝天碧海下,漫天金黄,遍地黄金,胡杨形态各异,婆娑起舞,鲜艳夺目的胡杨骄傲辉煌中透着几分悲壮与豪迈。

银屏中的一瞥心生了渴望与敬意,那一幅幅美到极致的画卷朝朝暮暮驻在了脑海。机缘巧合,2016年金秋十月,两个刚从东风航天城部队转业的朋友想回去转转,相约我去看胡杨林,此行,让我三生有幸拜谒了胡杨,而意外走进的神秘东风航天城更增进了我对胡杨的认识和崇敬。

那是一次拉近岁月与时空的旅行,上网百度,丝绸之路、河西走廊、酒泉、嘉峪关、居延海……;李广、霍去病、张骞…… ,三千年的历史在这里沉淀了多少故事,俱往矣,大漠空旷,驼铃声远,岁月虽流去无痕,英雄却鲜活不朽。河西走廊上一路高速,时有绿洲闪过,王维《使至塞上》“单车欲问边,属国过居延。征蓬出汉塞,归雁入胡天。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萧关逢候骑,都护在燕然。”的诗句中长途跋涉的孤寂今日已难以体会,大漠戈壁也悄悄地逐渐被绿色植被覆盖。

刚进胡杨林,震撼于它壮美的英姿气概和生命力的顽强。那是一片生命的方阵,高大矮小,半绿半黄的胡杨树,密密麻麻罗列一起。一阵风过,椭圆树叶在西北风里轻飏,你可以听到他们唱着一曲曲悲欢的歌。

徜徉于胡杨林里,抚摸着形态各异的胡杨先祖遗骨,他们或抬头遥望远方或伸展长臂直指蓝天,你感觉得到他们挣扎的力量。拥抱树中伟丈夫的身躯,他们胸怀激越,神经末梢的叶脉涌出丝丝血斑,你也能感受得到他们铮铮铁汉的真爱情怀。

胡杨,是一种树,又称胡桐、英雄树、三叶树,是第三纪残遗植物,距今已6500万年。在沙漠里胡杨随着年轮演变着成长着,长在幼树嫩枝上的叶片狭长如柳,大树老枝条上的叶却圆润如杨与银杏。胡杨耐旱、耐涝、耐盐碱,是自然界稀有的树种之一。胡杨生命力极为顽强,余秋雨曾赞美它说:胡杨树一千年不死,死了一千年不倒,倒了一千年不朽。铮铮铁骨千年铸,不屈品质万年颂。胡杨,不愧为生命的奇迹,精神世界的不朽之魂。

胡杨仅是一种树吗?当地人说胡杨有魂魄,这里的胡杨是古战场将士安魂之树。

相传怪树林有位名叫哈日巴特尔(蒙古语,译为黑英雄)的蒙古族将军,他镇守黑城失败,珠宝丢弃,儿女填井,破釜沉舟突围,全军覆没在此后尸体长成一颗颗胡杨。千年里朝代更替,这些弃家亡国将士遗骸只要风吹便呜咽声声。也有人说那生生不息,繁衍不断的胡杨,是三百年间土尔扈特部人摆脱沙俄压迫,维护民族独立,冲破沙俄重重截击,历经千辛万苦,东归后的子孙后代。是的,额济纳的胡杨树也诏书着土尔扈特部光辉历程,他们为巩固中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,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。

这里曾是古战场,是狼烟四起,众多部落民族相互残杀蹂躏的地方。如果一颗胡杨安放一个魂魄,那么国破家亡的魂魄诉说的一定是苦难幽怨。恍惚中匈奴、两汉、西夏、蒙古族的一队队人马厮杀而来,风卷叶飞,天地一片昏黄。

胡杨仅是古战场将士安魂之树吗?领略了胡杨的冷艳,朋友带我走进东风航天城,在哪里我重新认识了胡杨,见识了一群胡杨航天人。

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又称“东风航天城”,简称(JSLC),是单独的军事禁区。走进东风航天城,没有想象的那么神秘,与一般的城镇没有多大差异。行走在这里的街道上,就如同进入了一个现代城市。这里的宾馆和街道取名都极具特色,有太空路、宇宙路、航天路、胡杨路、黑河路、红柳路等。大型宾馆分别取名“神舟”、“东风”、“航天”等。常驻人口数千人。目前,对国内游客开放的景点有:卫星发射场、指挥控制中心、长征二号火箭、测试中心、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场史展览馆、革命烈士陵园、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等等。

同行两位朋友在此服役二十多年,酒泉卫星发射基地已成第二故乡,一帮生死战友从几百里外各个基地赶来相聚。没有相拥相抱,没见泪水长流,戈壁沙滩已将他们锤炼成钢铁战士。紧紧的双手一握丈量了心的距离,紧闭的双唇虽然关闭了儿女情长,深切的热望却写满了关切喜悦。在朋友精心安排下,我游览了基地开放景区,近距离和航天军人进行了接触,听他们给我讲军人的动人故事。

航天基地建在戈壁滩上,自然环境十分恶劣,这是一个风的世界,沙的海洋。朋友曾是航天铁道兵,他们铁管处所属总长365公里,吃水是第一难题,尽管近年来部队不断在打井,但35个点号只打出31口井,16口井水苦涩不能饮用,生活用水只能机车送。点号官兵打趣说:“小点(号)的水贵如油,三天不送就发愁”。铁路段经常有大风将铁道掩盖的无影无踪,火车开来,全连出动清砂,人工清理出一段路,火车开动一段路,直到把火车送出风口。有一年6天6夜狂风袭击,运输线路被沙土掩埋30公里,最厚处有一米多深,有位战士在巡道时被大风吹下路基迷失方向,沙漠里爬了一天一夜才被群众发现救出。部队领导接他归队,他的第一句话是:“火车没有出事吧?线路通了没有?”。这是一群甘心默默无闻、用平凡劳动表达对航天事业忠诚的军人,长年累月里他们把自己变成一颗颗胡杨,战天斗地中谱写人生辉煌。

航天人他们远方有父母,有妻子儿女,长期的两地分居有着无尽的思念牵挂。前来与朋友相聚的航天军人在此服役均在二十年以上。他们讲1987年6月,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罗纳德.海斯上将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访问,在这里,他与他们的主人有一段精彩的对话------

海斯:将军阁下,您在这里服役多长时间了?

李元正发射中心主任答道:25年了。

海斯:啊!真是不可思议。在美国,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中工作,半年就要轮换一次。

美国人哪里相信,这是一群有理想信念的军人,许多知识青年58年放弃城市生活,自愿报名来这里圆中国航天梦,一干就是三四十年。他们不畏艰难,像胡杨一样扎根这里,直到退休、病逝,永远地长眠在这里。

在问天阁前,朋友非常自豪地介绍说:航天城是世界三大宇航中心之一,也是中国目前唯一的载人航天发射场,这里曾先后开创了我国航天史上带有标志性的“十三个第一”,我国第一颗“东方红”卫星从这里升起,中华民族千百年的飞天图腾圆梦于此。“问天阁”取名缘于屈原“天问”和苏轼“把酒问青天”,寓意航天人不断探索宇宙奥秘的理想和追求,是宇航员生活工作的地方。我们去的时候,神舟十一号宇航员景海鹏和陈冬即将入住,问天阁已不再开放。从2003年10月宇航员杨利伟驾神舟五号飞行后,马上腾飞的已是我国第四颗载人神舟。中国人敢上九天揽月不是梦,航天人为了国富民强,实现伟大中国梦,勇于奉献,不怕牺牲,他们貌似胡杨,胜于胡杨!

站在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前,一排排、一列列墓碑又似胡杨一样挺拔站立着。如果额济纳胡杨方阵给人展现是视角美,那么烈士的方阵则给人以庄重和雄伟冲击。这个已存在40余年的陵园里,已有13名烈士以及聂荣臻元帅、多位将军、科技专家和600多名官员、职工和家属长眠于此。岁月留痕,每块墓碑都记载着一段历史,每块墓碑也都是中国航天史上的一块丰碑。 “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必马革裹尸还”,“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”。在烈士面前我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卑微。航天人这种“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”的三献身精神诠释继承着胡杨千年不死,死后千年不倒,倒后千年不朽的精神。在航天城,胡杨绽放的不仅是一树繁华,更释放出英烈们灵魂的光芒。

《第一次在铁轨上跳舞,只为一个护路兵》宣传栏讲述着90后护路兵张栋的故事。他沿铁路线每天要走20公里,一年要走300天,默默无闻的守护着铁轨,一守护便是8年。东方歌舞团的艺术家来到他工作地,拉着他的手为他演唱了一首“真心英雄”,舞蹈演员更是在铁轨上为他表演了《茉莉花开》。想想他观看演出时的年轻笑脸,我犹如看到一颗胡杨幼苗在阳光照耀下灿烂夺目,茁壮成长。

离开东风航天城有太多不舍,回望狼心山下,弱水河边,一树树胡杨如保家卫国哨兵,正全神贯注地守护着这方神奇土地。如果有来世,我愿做木兰,不羡红妆着武装,把自己站立成一棵骄傲的胡杨,在风沙里涂染出最绚丽夺目的色彩。阳光下,远远与胡杨对望,我默默高扬双手,与它做别。

致敬,胡杨。

责任编辑:王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