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 文学天地
尴尬的采访

有人说,记者很受尊重,才有了专属节日。

走在新闻路上,亲历无数风光,也感受许多尴尬。

11年前,距离春节放假还有5天。我正值班,热线不断。上午9点多,一位家住北塬机场附近的村妇,在电话里求助:丈夫在砖瓦厂打工,突然联系不上人。孩子没有奶水,自己正坐月子,家里冰锅冷灶……这年,不知咋过呀?

接完电话,只想第一时间飞到现场。

和几位学生交流后,才想起这个时候,也是记者全部出动,目击春运最忙碌的节点。

想想无助的产妇,我就直接背起采访工具,迎着天寒地冻,独自出发了。

一路乘换,一路打听,曲曲折折。天生没有方向感的我,经过2个多小时,终于寻着婴儿的哭声,找到了产妇。

屋里没有取暖,家什破破烂烂。一位双目失明的年迈老人,正蜷缩在黑暗的床上,瑟瑟发抖,让人不禁心酸。我拿出个人一点微薄的急救金,劝产妇不要哭伤身体,一切都会有解决的办法。

告别她后,连夜写稿。第二天早上,《咸阳日报》醒目位置刊登出《谁来帮助这一家人》的呼吁。投石问路,忐忑不安,更担心人们都急着回家过年,消息发出后石沉大海。

整整一夜,我满脑子都是双目失明的老人,嗷嗷待哺的婴儿,不知下落的民工……谁知清晨,还未起床,第一时间产妇热线报喜:一位中年男子,在火车站看到报纸后,开着小车,昨天下午给她送来了现金、衣物及奶粉等等急需品,并且留下电话,表示愿意随时提供帮助。村上领导和邻居闻讯赶来了;丈夫看到消息后,深夜也赶回来了……她喜极而哭,不断致谢。

放下电话,我站在窗前,望着天空发呆。

这个年,终于能过踏实了。后来,我又听到她,无数走出困境的好消息。

为了表达对爱心男的赞美,也让新闻报道有始有终。当天,我就向村妇要了电话,想采访他的善行。

电话拨通,爱心男得知我的想法后,直截了当地说:“我的行为发自内心,帮助弱者不需要跟踪报道……建议你们记者,将精力放在关注民生,写出接地气、有良知、敢担当的好文章。”

我正想进一步交流时,他突然挂断电话。

再打过去,从占线到秘书台。我又发短信,表达职业初衷,谁知始终未回。

从事新闻工作,见证过多少悲欢离合。一起哭过,一起笑过,还有多少麻烦,纠结甚至误会,让我成长,内心强大。在时光中,我体验着艰辛与充实的快乐,正义与邪恶的较量,坚守与担当的责任。

退休渐近,尤其是每逢记者节时,听着各种赞美,收到各界祝福。我就自然想起,这位爱心男挂断电话的瞬间。这是一次缺少后续报道的遗憾与尴尬。

他让我反思,接受无冕之王称号,什么才是群众需要的好记者。

他让我警醒,向善的行动必须从心出发,永远在路上。在爱心男身上,我感悟到另一种处事智慧。

在无聊的事情里,他毫不浪费个人时间和情绪。正像果断挂掉我的电话,不再唠叨半句。

这种人,温暖在身边,奉献在现场。我们都在不知不觉中,潜移默化,受益匪浅。(赵常丽

责任编辑:张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