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育应回归理性

摘要:教育本是一项静心平气的工作,但目前教育很喧嚣、浮躁、狂热。社会、家长、学生、教师都纠结于到底什么样的教育,才是他们所需要的茫然...

  教育本是一项静心平气的工作,但目前教育很喧嚣、浮躁、狂热。社会、家长、学生、教师都纠结于到底什么样的教育,才是他们所需要的茫然之中。违背教育规律的一些行政干预手段,加速了“功利化”和“物欲化”的结合。教育不能做到求真务实,将贻害无穷,毁千秋大业,教育应当回归理性了。
 
  教育回归理性,首先是政绩观的正确树立。教育的政绩就在于没有政绩,因为塑造人的灵魂,启迪人的智慧,是一项看不见摸不着的工作。它在于将一腔真情转化为春雨,在经年累月里悄无声息地渗入学生的心灵,奠基学生的未来。教育的本质就是以培养人为终极目标,这样一项长期、持久的意识形态领域工作,又怎能以政绩尺度来衡量。没有理性的思考,全靠感性行事,最终会对教育形成危害。
 
  其次教育需要理想,但又要避免教育理想化。当前的教育理想即促进教育均衡发展,实现教育公平。教育均衡发展,需要物力、财力、人力、心力等形成综合实力来共同保障;教育公平,需要政府、社会、家庭、学校形成合力且付诸行动。这是一项繁重的、艰巨、同时又是很持久的工程,冀望运动式的一年、两年就能完成这一项工程,这就是教育的理想化。理想化脱离实际、背离规律,会对教育事业造成损害,且不可轻视。
 
  第三,理性认识教师形象。长期以来,老师所从事的事业被称为“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”,他们被世人比作春蚕、蜡烛、人梯、渡船、人类灵魂工程师等,然而,这些褒奖的词汇,过多地强化了老师所具有的教育和感化的功能,却忽视了这样一个事实——老师也是一个凡人。这样做的后果,使得老师不得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。学生的施教难度越来越大,家长望子成龙的期望值却越来越高,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对分数、升学率等工作指标的检查考评越来越多,老师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,加上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教育手段和教育观念的更新,也使得老师疲于应付。使得教师犹如陀螺,在工作与生活两条鞭子的抽打下转个不停。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转,使不少教师的心理承受能力几近底线。对教师形象的非理性认识,只会导致教师教育教学活动的非理性,试想,非理性的教师又如何能让教育真正回归理性呢?学生难教的事实自然就成了非理性教育的最好注脚。
 
  第四,理性评价当代学生。时代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,使得我们的学生已经比我们更快地融入到纷繁复杂的社会中去,他们的价值观、道德观、人生观已经和当初的我们有了很大的出入,他们的所见所闻已经超出了他们的年龄负荷。我们有必要在赞赏学生的同时,保持理性的态度。将来的学生必将要面对社会,我们有必要在对他们褒奖的同时,给予他们必要和相应的警示。这样的对待,尽管对现在的他们似乎有点残酷和不尽人道,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绝对有利于他们的成长和发展,也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进步。
 
  第五,家庭教育支出需要家长回归理性。尽管收入有高有低,但涉及孩子的教育支出,每个家庭都是尽可能地给孩子提供最好的条件。虽然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费全免,但家长们仍要面对名目繁多的“费”,如补课费、择校费、赞助费等。城市家庭的课外培训或辅导、买学区房、择校等选择性教育支出与扩展性教育支出,已经成为家庭教育支出的主要负担,因而让当下的教育方式陷入“高投入,低回报”的怪圈。教育支出因此成为多数家庭一个沉重的负担。家庭教育支出需要家长回归理性,量入为出。
 
  只有让教育回归理性,才能营造宽松快乐的成长环境,才能为孩子的幸福人生奠定基石,才能实现百年大计教育为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