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上诗书 余香悠远

摘要:当掬起一捧光阴,兰香泼墨,那似火般的流年,远去尘封的往事,在低眉浅笑中忆起,于光阴长河伫立,而我却只珍重画意诗歌,一路飞扬。 ...

  当掬起一捧光阴,兰香泼墨,那似火般的流年,远去尘封的往事,在低眉浅笑中忆起,于光阴长河伫立,而我却只珍重画意诗歌,一路飞扬。
 
  总角之年书启蒙
 
  咿呀学语小儿时,便得二三画报,是色彩鲜明动人那种,初被其中图画吸引;后也不知怎的,才体验出了配文的乐趣。早已斑驳的画报如今堆积于角落,拂去灰尘,岁月的掩盖也遮不住儿时对其执着的热爱。那是初遇心仪之物的狂喜,若非幼时嗜学便也是手不释卷的渴望。或许幼时尚未识字的自己,对那捧于手中的至宝的欣喜,破旧的书角融着幼时的奶香,艳丽的图文边镌刻着稚嫩的儿时记忆。似冥冥之声总也是言,一场与读书的美丽之遇刚刚开始。
 
  豆蔻年华书解忧
 
  从幼时的美梦中惊醒,也晓得这世间并非童话般美丽,世俗与尘埃纠缠明净的内心,与迷惘困惑间,书是唯一平静的角落。当我同它独处光阴,我也在地毯边起了舞,那字随茶香袅袅而摆动,氤氲与空气云烟。淡黄的书页如同锦布般柔美,“旖旎春如锦,看花人更红”不过如此。
 
  青春光阴书相伴
 
  青春的过分艳丽冲击着内心,如同鸣蝉绿柳的夏,一切都那么分明。时光流经此处也同放任挥霍一样。选择如何生活,全都在于自己。比起别处的欢畅尽情,更愿意置身于一人一书的小小天地。细细把玩,静静品味,通过墨迹“望穿他盈盈秋水,蹙损他淡淡春山”把愁情寄于纸触,迷失在“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”的良辰美景,低头叹,只是韶光又逝,梦中又似书中时。有时为那金戈铁马少年而意气风发,为那绫罗绸缎的巧慧之人而研墨题诗,有时天已惊,五更寒,书中人未散场,黑夜将一人一书相融,独坐书桌前独赏芬芳,但见千年之前长安之聚华,贤人之高尚,又于书中见得雅士之高雅,小人之刻薄。知晓于世间的不易。理解于人世的复杂,看似寂寞实则享受。
 
  点点滴滴间是岁月的洗礼,深深浅浅是时光的旋律,合上了扣开的旧时光,回顾一路书香行来的美好。
 
  避开喧嚣与烦恼,在书中寻找一份宁静与纯洁。因为我知道,此刻,所谓的与世隔绝,小小的,暂时的寂寞,不正是多少嗜书人求得的超然境界吗?(彩虹中学高二(12)班  张益恬)(指导老师:高少华)